公司法律事务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专业领域 >> 公司法律事务
未履行出资义务的股东对公司债务仍需负责
发表时间:2012-9-26 19:03:16     分享到:

(文章内容欢迎转载,请注明来自张惠全律师网www.lawzhq.com

原告溧阳市某染整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染整公司)与被告常州市康成某旅游用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旅游用品公司)、常州A会计师事务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A公司)、常州B会计师事务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B公司)承揽合同纠纷一案,审理过程中,原告申请追加李某、陈某作为被告参加诉讼,法院予以准许。被告旅游用品公司经法院合法传唤未到庭参加诉讼。  

染整公司诉称,原告与被告旅游用品公司有较长时间的业务往来,由原告为被告旅游用品公司染整各种纺织物。至20075月,被告旅游用品公司共计结欠原告承揽价款257861元,为此被告旅游用品公司出具还款计划一份给原告,承诺从20075月起每月归还10000元,直至还清;同时还承诺根据公司经营情况增加还款。后原告不断催促被告旅游用品公司按计划还款,但由于其经营不善,未能信守承诺,至今分文未还。同时,被告旅游用品公司的工商登记注册资本为800000元,其中被告李某以实物出资720000元,占注册资本的90%;被告陈某出资80000元,占注册资本10%。被告A公司和B公司分别为被告李某出具了资产评估报告和验资报告,但事实上被告李某无任何有效资产投入,系虚假出资,故要求被告李某和陈某对被告旅游用品公司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被告A公司与B公司出具的资产评估报告和验资报告均为虚假,故要求被告A公司与B公司依法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被告旅游用品公司未作答辩。

   被告李某辩称,原告的诉讼已超过两年的诉讼时效,应驳回其诉讼请求;原告要求被告旅游用品公司支付承揽价款257861元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原告要求被告李某对未支付的承揽价款承担连带责任也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

   被告陈某辩称,被告李某借用被告陈某的身份证件办理旅游用品公司的注册手续,事实上陈某未出资,也未在该公司上过班。且该公司在工商机关办理的变更登记资料上的签名也不是其本人的签名,被告陈某对该公司情况一无所知。综上,请求驳回原告对被告陈某的诉讼请求。

   被告A公司辩称,被告A公司只是依照法律规定及自身职责,对被告李某的个人财产进行资产评估,目的是确定资产现值,而非进行验资,且评估报告真实、合法,原告所述“评估报告为虚假”,纯属无稽之谈。原告怠于行使债权,导致债权无法清偿,过错明显,应当自行承担相应的不利后果。综上,请求驳回原告对被告A公司的诉讼请求。

  经审理查明,李某出资的房产所在地的建设管理服务所出具房产证明一份,载明该房屋建筑面积1344平方米,所有权属于李某个人所有,且无房屋抵押、担保等事项,该房产证正在办理之中。之后A公司受被告李某委托,出具资产评估报告书一份,载明对被告李某申报的一座建筑面积为1344平方米的办公楼评估价值为737990元。后来被告B公司受某旅游用品公司委托,出具验资报告一份,载明:审验了该公司截止20011130止申请设立登记的注册资本的实收情况;经审验,该公司截止20011130止已收到全体股东缴纳的注册资本合计人民币800000元。其中李某已于20011130将实物资产737990元投入某旅游用品公司,多投入的17990元作为其他应付款——李某处理,陈某已于20011129缴存公司账户80000元。2001124,某旅游用品公司核准成立,工商登记注册的股东和发起人分别为李某和陈某,其中李某以实物出资720000元,陈某以货币出资80000元。

  原告与某旅游用品公司自2002年开始发生承揽业务往来,期间原告共向某旅游用品公司开具了14份增值税专用发票,金额共计1095446.50元,且该14份增值税专用发票均已由某旅游用品公司在常州市武进区国家税务局进行了认证。后原告诉至本院,要求被告某旅游用品公司支付承揽价款257861元(包括承揽欠款199861元及借款58000元),并要求被告李某、陈某对被告旅游用品公司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要求被告A公司与B公司依法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审理中,原告认可被告旅游用品公司已经支付价款895585.11元,并提供了一份某旅游用品公司的还款计划,载明:旅游用品公司拖欠原告货款257861元,由20075月起每月进行还款一万元直至还清。同时,原告还申请证人到庭作证。证人1证明,原告最迟是在2008年年底向某旅游用品公司催要欠款。证人2证明,原告多次向某旅游用品公司催要铅矿,最后一次催要是在200910月。另经法院查实,李某出资的房产实际并未交付给成立后的某旅游用品公司使用,后因其他事情,常州中院将该房产全部执行。

   再据被告B公司提供的常州市武进区建设局武建发【200441号《关于印发2004年镇建设管理服务所工作责任考核办法的通知》第11条规定,镇建设管理服务所应配合做好房屋产权登记和勘察丈量等初审工作,协助办理房屋产权的转让、交易手续。

   上述事实,有原告提供的工商登记资料、增值税专用发票、进账单、资产报告书、验资报告、证人证言、还款计划、被告陈某提供的承诺书、被告B公司提供的验资报告及本院的调查材料等证据附卷佐证。

   笔者分析本案的主要争议如下:

   一、原告染整公司的诉讼是否已经超过诉讼时效。

   首先,根据原告提供的两位证人的陈述,截止2009年,原告一直在向被告旅游用品公司主张价款;其次,根据被告陈某的陈述,被告旅游用品公司向原告提供的还款计划中载明旅游用品公司拖欠原告的257861元货款,于20075月起每月还款一万元直至还清,根据民事诉讼法相关规定,当事人约定同一债务分期履行的,诉讼时效从最后一期履行期限届满之日起计算。综上,原告的债权尚未超过诉讼时效。

  二、被告旅游用品公司应支付原告染整公司的价款数额。

   原告共向某旅游用品公司开具了14份增值税专用发票,金额共计1095446.50元,且该14份增值税专用发票均已由某旅游用品公司在相关国家税务局进行了认证,由于被告未能提供相反证据予以反驳或作出其他的合理解释,应视为被告某旅游用品公司已经收到增值税专用发票上载明金额的货物。原告认可被告某旅游用品公司已支付价款895585.11元,原告主张的借款58000元,与本案并非同一法律关系,在本案中不予处理,原告可另行主张。综上,被告旅游用品公司尚应支付原告承揽价款199861元。

   三、被告李某、陈某是否应当承担责任。

   首先,本案事实反映,李某未履行实际出资义务,根据《公司法》规定,公司债权人可以请求未履行或者未全面履行出资义务的股东在未出资本息范围内对公司债务不能清偿的部分承担补充赔偿责任,故原告有权要求被告李某在未出资本息范围内对被告旅游用品公司的债务不能清偿部分承担补充赔偿责任。

   其次,虽然被告陈某只是将其身份证件借给李某用以成立某旅游用品公司,并提出其并未出资,也未参与公司经营,甚至工商登记中相关手续的签名不是其本人所签;但陈某明知自己的身份证件被借去用以注册成立某旅游用品公司,也明知自己的公司股东和发起人身份,故被告陈某不能以此对抗作为善意第三人的原告。根据相关法律规定,股东在公司设立时未履行或者未全面履行出资义务,公司债权人可以请求公司的发起人与未出资股东承担连带责任的;公司的发起人承担责任后,可以向被告股东追偿;故被告陈某也应与被告李某承担连带责任。

   四、 被告A公司、B公司是否应当承担责任。

   首先,被告A公司仅是对出资房产价值进行了评估,原告并无证据证明被告A公司在对该房屋评估的过程中存在虚假或不实,且该评估行为与原告的债权未能得以受偿之间也不存在因果关系,故 A公司不承担赔偿责任。

  其次,《公司法》规定了强制验资制度,规定公司成立或增资时的股东出资必须经法定验资机构验资,并出具验资证明,方能获得工商登记。虚假验资证明是指验资机构未遵循验资规则,故意或者过失出具了与被审验单位的实收资本、资产及负债情况不符的验资报告,侵害了验资机构与有利害关系的第三人之间的信息信赖关系,从而使第三人信赖交易对象的偿债能力而与其进行交易受到损失,虚假验资报告侵害的是公司相对人的信赖利益,可能导致债权未能实现。会计师事务所在审计业务活动中对外出具不实报告,给其他利害关系人造成损失的,应承担相应的侵权赔偿责任。在本案中,被告B公司虽然收到了某旅游用品公司提供的建设管理所出具的房产证明,但鉴于建设管理服务所的职能仅是配合做好房屋产权登记的初审工作,被告B公司作为验资机构,其负有更为严格的审查义务,但被告B公司未进一步核实被验资房屋的权属,也未进一步确认该房屋是否已经实际交付使用,在保持必要的职业谨慎上未能完全尽到其责任,并最终导致报告不实,其审计业务存在一定过失,客观上致使原告信赖被告旅游用品公司具有清偿债务的能力,侵害了原告的信赖利益和债权安全,其行为与原告的债权未能得以受偿之间存在间接因果关系,根据被告B公司的过错程度,酌定被告B公司应在59958.30199861*30%的范围内对债务承担补充清偿责任。